About TWAEA Project & Servic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Links
《社論》正視我國博士人才的斷層危機
2019-04-01

《社論》正視我國博士人才的斷層危機

【2019-04-01 工商時報 第A2版 火線焦點 】

時序春分之後,正是國內大專校院準備辦理博士班入學考試的季節。然而,若檢視近年博士班招生與報考情況,相信對於許多大學而言,此刻恐怕難以感受春天將至的美好氛圍,感受到更多的,可能是即將再次面臨博士班入學人數短缺考驗的寒冬。據統計,106學年度全國博士班共有 29個系組招生名額掛零,107年度增加為34個系組,108年度再上升至37個系組,此趨勢除了反映 各校調整招生策略的結果,更可能隱含著諸多系所在市場需求端不再受到青睞的事實。國內博士班招生狀況不佳早已不是新聞,2017年全國共有53個博士班實際招生人數掛零,其 中更不乏台大、清大、成大等國內頂尖大學,而許多學校的博士班即便有學生入學,但註冊率偏低的系所所在多有,凸顯學子們對於持續追求更進階學術訓練與學位的意願低落。

可惜的是,近年社會對於我國高教議題的關注,多聚焦在少子化所造成的大學生招生不足的議題上,反觀對博士班招生所面臨的困境與後遺症,關注程度較少。事實上,我國博士人才培育所衍生的問題近年已陸續顯現,並已開始對國家發展帶來影響。

首先,是在高教現場。一般而言,攻讀博士所需的時間約4到5年,相較於碩士生,博士生所 接受的訓練期間較長,對於學理的掌握程度亦更為深入,因此,對許多教授而言,博士生往往是實驗室能否產出傑出研究的關鍵。然而,受限於近年博士班入學人數銳減,學界已傳出未來將有許多研究恐將無以為繼。另一方面,我國大專校院教師平均年齡超過50歲的比例已逾五成,教師 老化的情況相當嚴重,將來資深教授陸續退休之後,是否有充足的年輕後進能夠遞補我國高教發展的人才缺口,亦是我國高教發展的嚴肅課題。

其次,是產業發展。近年來,工商團體年年呼籲政府要重視我國產業發展面臨的「五缺」問題。行政院雖然對於穩定水、電、土地等生產要素供應積極作出保證,但對於人才問題,卻鮮見有積極的規劃與作為,其中尤以對解決我國博士人才可能面臨的斷層危機著墨甚少。有別於過去,近十年產業界對於博士人才的聘用已轉趨積極。根據科技部統計,2017年我國產業界聘雇博士 級研發人才超過7,500位,十年成長幅度約25%,人數也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雖然以整體研發人 力結構來看,產業界對於博士級研發人才的聘用比例僅有3.9%,但誠如前述,許多企業對於聘用 博士人才的意願已顯著提升。然而,就近年我國博士人才培育所面臨的短缺困境,在不久的將來,恐怕不只是高教現場無人才可用,對我國產業發展也將造成影響。科技部長陳良基就曾感慨,在當今科技進步快速的時代,我國科技業者長期以來只靠碩士和國外科技大廠的博士競爭,對我國產業發展相當不利。

全球經濟已進入由知識與腦力取勝的時代,博士人才培育將是各國永續發展與維繫競爭力的基礎。為避免我國未來面臨難以逆轉的人才斷層危機,我們提出以下幾點建議,盼能引起各界對此一議題的關注:

首先,教育部是掌理我國高等教育招生與資源分配的主責部會,教育部應對如何改善國內博士班招生困境提出政策論述與具體行動方案。綜觀目前我國博士人才培育政策,教育部除了在供給面調整博士班招生人數之外,我們看不到其他具體作為,且相較於其他部會,教育部給外界的印象顯得過於消極、保守。例如,日前在全國大專校院校長會議上,科技部主動拋出將加碼給予博士生津貼,反觀教育部對此議題至今尚無任何論述。

其次,我們呼籲立院諸公要重視我國博士人才斷層危機,督促教育部儘速研議改善博士人才短缺的具體作為,並在資源需要處給予行政單位支持。

第三,人才是企業發展最重要的資產,企業欲發展壯大、走向國際,需要有質量兼具的高階人才作為後盾。目前我國博士班招生短缺的主因之一,在於博士生畢業後進入產業界的機會仍舊有限。呼籲業界應多給予年輕博士人才舞台和發展機會,讓博士人才成為協助企業發展的助力。倘若年輕博士在業界有更多揮灑的空間,將有助於提升學子投入高階知識殿堂的意願。

第四,學校對於博士人才的培育作法應與時俱進。例如,可透過產學合作等方式與產業界有更多的互動,如此除有助於教師掌握全球科研與產業趨勢脈動,另一方面,亦有助於博士生對未來職涯發展的規劃與想像。

最後,學子們可將接受博士班訓練作為進入職場前的可能選項之一。彼得.杜拉克說,未來是知識工作者的時代,但在當今知識快速折舊的趨勢下,我們認為,未來更是知識生產者的時代。雖然擁有博士學歷不必然保證未來職涯發展一帆風順,但若在過程中認真投入,入寶山不空手而回,人生將有機會開創更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