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已減量?基層教師累到喊無感
2016-03-04

中華日報╱第B3版╱台南新聞╱施春瑛╱專題

   學校行政業務量大,除了校內行政事務,還要應付統合視導、校務評鑑等繁重工作,基層教師多不想接行政工作。儘管教育部、地方教育局都稱已朝減少評鑑指標數努力,但實際到學校訪查,兼任行政職的基層教師都表示「無感」,完全沒有感受到有減量。

  行政壓力源,近六成來自教部

   台南市教育產業工會理事長侯俊良指出,學校的行政業務包括要去參與研習會議、承辦會議或競賽、繳交成果及接受訪視評鑑,加上地方政府為發展特色,還不斷衍生增加評鑑項目,行政人員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應付這些檢核,已悖離「服務學校」的本質。

   根據教育團體所做的一項調查指出,光是從公文檢索關鍵字來分析,各國中小一年訪視評鑑類公文數量就超過五百份,研習會議類又更多了,公文有四千多份,其中大約有四分之一的活動會議必須派員參與。經加權分析後,學校的行政壓力來源約有五成七來自教育部,三成六來自地方政府教育局,剩餘比例則來自其他部會或機關單位。

   侯俊良指出,讓基層教師最為反彈的非「統合視導」莫屬,連一向以競逐績效作為首長政績的縣市政府教育局處也已相繼見風轉舵,跟進要求教育部減少統合視導項目,逼得教育部總算同意要行政減量,不過要減量三成的承諾還尚待落實,到目前為止,基層教師仍並未感受到。

   就有兼任行政職的老師說,他們常說,學校行政工作量只有加法沒有減法,上級說要減量,搞不好還得多做個「減量」工作報告,沒完沒了。

  工作量大,學校鬧行政人員荒

   由於學校行政工作量大,各校幾乎都鬧行政人員荒,但行政工作總得有人做,校長為了老師兼行政職,只好三請四拜託,就差沒跪求老師來擔任行政,有的學校因都沒人要接,最後只好用輪流或抽籤的,或是讓新進的菜鳥老師來接這燙手山芋。

   有校長很無奈地表示,因現在導師費提高,與行政職加給差距縮小,行政工作就更沒人要做了,連找個組長都很難,他們學校原本缺個組長,問遍全校老師大家都不願意接,後來是其他老師說願意分攤工作,好不容易才有人接這職務。

   還有位剛考上正式教師的菜鳥老師被分配到小校服務,一進去就被校長拜託接下代理教導主任的工作,繁重的行政量常讓他忙不過來,還不時得加班工作。

   侯俊良表示,有校長在行政會議上說,是因為教師自主意識抬頭、導師費提高才讓老師不願意兼職,其實最大癥結點是業務量實在太大,而且也被砍了很多福利,像以前不休假獎金最高有十六天,現在台南市被砍到一學年只有三天,老師常常是義務加班。

  評鑑項目多,應設法重整統合

   教師專業在教育,結果兼任行政職的老師都忙著整理資料等文書工作、疲於應付檢核視導,明顯已本末倒置,教育單位應思考讓行政事務專職化,否則學校行政人力荒恐怕只會愈來愈嚴重。

   雖然教育部、教育局都已經表示要減少評鑑指標數,但還要有更具效率的做法,應該要重整統合評鑑項目,例如平時訪視做過的檢核,在校務評鑑時就不要再重複。

   而且因教育局內部人事經常在異動,剛接手的沒經驗就容易照本宣科,以前的人怎麼做他就怎麼做,中間那層沒想辦法「減量」,苦的還是基層教師。舉例來說,教育部要看某項業務的推動績效,但教育局的一只電子公文通發下去,兩百多所學校的行政人員就要忙著準備資料,但最後承辦人員只會挑選績優成果上呈,如果一開始就能鎖定幾所學校,就不會如此勞師動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