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力流失的台灣高教,亟待鬆綁
2017-07-13

競爭力流失的台灣高教,亟待鬆綁

2017-07-13聯合報A2焦點社論  

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推出「高教十字路」專題,針對全國公私立大專校院進行調查,多數校長對台灣未來的高教競爭力感到悲觀。這樣的結果,其實不令人意外;但高達七成二的校長認為台灣高教只剩不到五年的競爭力,仍令人心驚。更嚴重的是,面對這樣的困境,蔡政府與大學校長的認知與解方完全南轅北轍,再加上政治拉鋸與社會角力的夾纏,台灣高教要擺脫五花大綁的命運只怕難上加難。

   從廿多年前教改廣設大學開始,又對少子化浪潮視若無睹,全無因應,即已種下禍因。十餘年前,教育部以「頂尖大學」和「教學卓越」等計畫撒下重金,企圖引領高教發展;結果,除推升極少數大學排名外,各種評鑑措施反而把各大學打造成高同質性的「教育部大學」,更導致技職教育崩壞,產學斷鏈,乃至整體高教競爭力的嚴重流失。

   蔡政府執政的蝴蝶效應,更加劇了高教困境。例如:兩岸關係急凍,導致陸生減半;對岸極力爭搶台生,讓台灣高教雪上加霜;年金改革讓大學教師人心浮動,大學攬才更形困難。此外,一例一休與兼任教師納保,也打擊教學士氣並影響學校財務,卻未能真正保障師生權益。

   面對高教的困境,大學校長多半主張應朝「自由化」方向發展,要求鬆綁。但是,學費鬆綁或招生鬆綁,卻不符蔡總統擴大高教「公共化」的承諾。事實上,自由化與公共化並不必然扞格,大學應兼具自由化和公共化的精神,但政府對大學的干預越來越多,制式的評比和僵化的學費政策,都讓大學的經營備受掣肘。政府奢言公共化,除討好年輕人並讓大家吃大鍋飯外,台灣高教如何和國際比拚?

   教育部近日宣布未來五年將投注八五億元,辦理「高教深耕計畫」,誇稱經費比頂尖大學及教學卓越等計畫的總額多。但這顯然仍未脫「砸錢辦學」的迷思:如果砸大錢就有用,為何連續五年五百億的頂大計畫卻看不到成果?何況,政府撒了大錢,就愈發可以堂而皇之以計畫來制約大學發展,甚至以預算羈絆頂尖走向。事實上,北京清華大學一年的預算,已是台灣大學的五點七倍;大陸七十三所高校一年總預算達一.五兆新台幣,直逼我中央政府年度總預算兩兆,試問:區區八五億又如何深耕高教?

   九成校長主張學費自由化,但這在台灣已非單純的教育問題,而是被選票和民粹所制約的政經、社會問題。尤其,經濟弱勢較多的私校學生,要負擔公立大學生兩倍的學費,卻僅能分配到三分之一的教育資源,當然更讓反對學費調漲的聲浪高漲。如此一來,也讓體質好的大學遭到五花大綁,有志難伸。

   大學校長們感嘆「教育部管太多」,其實是「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管太多」。教育部該管的是大學註冊率、財務、經營的透明化,以免學生誤踩「地雷股」,其餘則應回歸《大學法》精神讓大學自主,讓沒有競爭力的學校被淘汰。至於如何確保弱勢學生也讀得起好大學,則應透過其他管道來達成。

   政府自以為是在推動高教的「公共化」,其實它的手段只是促成「平均化」,不僅違背了大學的「民主化」,更導致它們的「平庸化」。高教競爭力流失,問題不只在錢;高教改革的途徑,也不只是學費和招生鬆綁。如果政府的心態是閉關自守,根本無視外在競爭,卻又要假充是全能政府,對於高教動輒插手干預,大學如何能走出活路?

   蔡政府正在強推前瞻建設計畫,卻忘了教育才是真正重要的國家前瞻工程。政府對該重視的不重視,對不需要的建設卻猛砸錢,根本是本末倒置。難道非要等到那些備受質疑的軌道、停車場蓋好了,才發現高教已失去競爭力,人才流失殆盡,國家競爭力一蹶不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