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放手 大學才能高飛
2017-09-12

政府放手 大學才能高飛

 2017-09-12聯合報A14民意論壇王釗洪大學兼任教授(嘉縣民雄)

          七月間聯合報願景工程對全國大學調查,多數校長憂競爭力下降,呼籲教育部鬆綁,要求高教自由化。旋踵外電傳來,台灣多數大學在國際評比中排名又見下滑。

   不論教育部還是各大學,在學生素質及國際競爭力日益衰退,似乎喪失對教育的理想及高教願景的實踐,這無疑是真正的「國安問題」。對此,論者多只是治標式地要求鬆綁;若不從體制上變革,台灣真正的學術自由以及曾經信誓旦旦追求的登頂,終不可得。

   台灣不知從何時起,便將大學教授(及中小學老師)跟公務員綁在一起,要求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於是強調創新、追求真理的學術,先就死了一半。一部鉅細靡遺的大學法早將大學綁得緊緊的,加上對知識分子的不放心,官方自然將校務體制愈綁愈緊,其他如經費、招生、課程的約束更不在話下。

   長久以來,教育部任事但求全國一致,在集權思維下,台灣就出現了一間恐龍般的「教育部大學」。教育部縱使三頭六臂,又如何有效地同時管理一百五十所公私立大學?

   早年國立大學校長由政府指派,教改後,雖然多了一道遴選的手續,卻只是換湯不換藥,最終仍由教育部勾選聘任。於是各校首長都成了乖乖牌,唯教育部馬首是瞻,不敢越逾,又何來積極進取、勇於任事?高教焉能自主?學術怎會進步?

   台灣高教行政多如牛毛,盡人皆知,要高教司裡屈指可數的公務員,看完一百五十本各大學言不由衷、自吹自擂的「自我評鑑」,就已筋疲力盡了,又如何指望他她們能深思熟慮,規畫一些高瞻遠矚的高教方針?

   公立大學各國都有,最有競爭力的首推美國,例如加州大學系統、密西根大學等,全都在全球前五十,產生諾貝爾獎得主無數。但是我們從未聽過這些大學需要天天向政府「求鬆綁、爭自由」的。關鍵是他們在體制上已有個完善的機制,確保學術的獨立與自主。對於政治干預,也已打好預防針。是以政府對大學給予充分的授權、絕對的信任。受到尊重的大學也都能各盡所能,研究創新,培養人才。

   台灣高教到了應該進行整體檢討跟調整的時刻。若能使「教育部大學」那隻大恐龍轉型,將管理權責下放,公私立皆依學校屬性(如研究、教學、技職等)分而治之,才能創造良好、公平的環境,讓各校在績效的天秤上,彼此良性競爭。唯有政府放手,大學才能飛得更高更遠。否則,再多「深耕高教」的口號恐怕也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