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高教 不能只做半套
2017-11-24

搶救高教 不能只做半套

2017-11-24╱自由時報╱第A04版╱生活新聞╱黃以敬

記者黃以敬/特稿

  相對於大專數量十年前就暴增破一百六十校,少子化風暴導致大專倒閉,其實更在十八年前早就有專家警告是無法避免的危機,但直到現在,才有了較明確的大專強制退場機制及正式法源,過去藍綠政府動作可說都是「慢了一大拍」,而細究條例內容,學校列管後的強制信託、強制退場、師生轉置、校產歸屬雖終於有較明確規範,但學校在列管前未明定的「輔導期」恐怕更是掏空高風險期,而目前已在大學普遍發生的招生亂象、教學品質下滑也還無法預警管理,高教少子化危機的因應,恐怕不能只「做半套」。

  大學招生不足早已是發生多年的不爭事實,但基於較有倒閉風險的多屬可能有「私有財產」爭議的私校,教育部過去只能不斷放出可能「關四十校」、可能「倒六十校」的警告,但對於強制介入要求學校退場卻是投鼠忌器,連公布註冊率、招生缺額都是遮遮掩掩,只能以減招的行政手段因應。

  而大專雖然學生學雜費收入大減,仍不願放棄校地校產而苟延殘喘,也因此有學校減薪、減課、併班大減成本而惡化教學品質的問題頻傳,甚至有學校學生減少還可叫賣董事席次、興建校舍增加支出,甚至抵押校產借貸等涉及轉移學產經費的狀況不斷。

  此次小英政府、賴揆內閣終於展現魄力要立法推動危機學校「強制退場」,對於退場處理有明確機制並提供資助,更對私校校產清算轉為公有化展現魄力,希望藉此讓高教的公、私立比例有結構性轉變,對於高教少子化危機處理的「後半套」,算是前進了一大步。

  但大學被列管停招、強制退場前,其實還有許多地雷及危機必須清理。

  例如註冊率不到六成學校在未明定的輔導期,校產仍有移轉掏空可能。

  另外,依照目前註冊率,估計可能有廿多校會成需輔導學校,但一所大學不到五千人,其實就有恐入不敷出的危險,潛藏地雷學校恐怕更多,但目前教育部對於私校系所基本上已不作評鑑,更大多數學生的學習品質能否確保?政府若不能對此前半套的預警與管理也加強落實,高教問題只處理半套,更大的危機恐怕還在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