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獎牌當目標 學研扭曲發展 翁啟惠憂研究機構未考慮國家發展需求 評鑑制度嚴重干擾研究 大學追求量化已走火入魔(2-1)
2012-12-18

出  處:中國時報╱第A5版╱焦點新聞╱李宗祐、林志成 

  中央研究院長翁啟惠昨日憂心批判,台灣學研機構當前最大迷思,是把論文發表及發明獎牌視為研究目標,沒有考慮國家發展需求,造成學術機構研究目標扭曲發展。工業技術研究院電子與光電研究所長詹益仁也指出,各大學追求量化指標已走火入魔,使台灣變成充滿KPI(關鍵績效指標)的社會。

  翁啟惠昨日在全國科技會議主講「如何提升台灣學術研究地位」,談到國內學術評鑑制度對研究發展造成嚴重干擾,以台大醫院為例,「評鑑太分散且太多次,每年要接受一七八次評鑑,已到干擾的地步了。大概六十%醫護人員都要應付評鑑,反而忘了職責是照顧病人。」

  翁啟惠強調,發表論文與獎牌應是研究過程的表現、不是目標,但台灣學研機構把發表論文和發明獎牌當做最重要目標,沒有思考往後怎麼創造經濟價值。他建議,政府應對各大學與研究機構特色規劃不同層級評鑑體系,導引科研計畫提升對社會的貢獻。

  教育部長蔣偉寧無奈表示,評鑑指標原僅是大學評鑑的門檻而已,沒想到學校卻把論文發表數做為追求卓越的目標。「未來兩、三年會逐漸調整評鑑制度,讓每所學校發展自己的特色,建立不同評鑑指標。」

  元智大學教務長張百棧也說,國外一流大學學術很卓越,但很少見到他們重視SCI、SSCI等論文指標。

  工研院電子與光電研究所長詹益仁指出,最近替教育部做頂尖大學電子研究所評鑑,看到有的大學列出的論文發表和專利申請數等指標,「我都傻眼了!」各大學追求量化指標已走火入魔,台灣變成充滿KPI(關鍵績效指標)的社會。

  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難以置信地說「我第一次聽說學校也要KPI,大概是我跟社會脫節太久。」用量化指標做評鑑是最糟糕的事。中研院士胡正明指出量化指標在台灣受到重視確實比其他國家多很多,這是非常不好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