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學雜費調整應該回歸市場機制
2013-06-07

出  處:中國時報╱第A27版╱時論廣場 
每年,高教界都要上演一場學雜費調整的鬧劇!對於五、六年甚或十幾年未調整的私立大學,這是一場艱苦的纏鬥歷程!年年,各大學都爭取調整的機會,結果總是無疾而終!幾年來,甚至到最後關頭,教育部透過道德勸說,就是要大學打消念頭。更糟的則是,立法院的介入,學雜費調整已成政治議題,變成治絲益棼。

  私立學校法第一條明定「為促進私立學校多元健全發展,提高其公共性及自主性,以鼓勵私人興學。」第一條所楬櫫的鼓勵私人興學理念,本來就是要讓私立學校發揮自主性,走向多元發展。但所謂的的多元發展,已因評鑑制度讓大學的多元幾成一元;而所謂的自主性,更因行政管制,大學自主也殘餘不多。

  大學法第一條明定「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所謂大學自治,泛指大學之營運由大學內部自主決定,不受國家之限制;內容包括研究、教學等之自治,更應包括大學行政,如人事、財政及管理的自治。這幾年,研究及教學方面的自主或有進步,但人事、財政及管理方面則未見改善,其中又以學雜費管制最令人詬病。

  辦學需要經費以追求先進設備的購置、優良師資的晉用,及辦學環境的加強。但十幾年來的學雜費管制,已讓私立大學處於不利境地;不只招生排序落後國立學校,優秀師資更不斷被挖角,這樣的現況,難道是當年制定私立學校法所樂見的結果?

  學雜費無法自主調整,其實是教育部未依法行政的後果。依該部所頒行之「專科以上學校學雜費收取辦法」,第五條明文「本部應參酌學校教學成本及受教者負擔能力,依行政院主計處每年公布之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年增率、受雇員工薪資年增率及其他相關指標,核算每年學雜費收費基準調整幅度(以下簡稱基本調幅),逾百分之二點五者,以百分之二點五計,並公告之。前項基本調幅,遇行政院調整當年度全國軍公教員工待遇時,本部應另行核算,並公告之。」

  依該辦法,教育部明定「應」參酌各種指標,核算基本調幅並公告;軍公教調整待遇時,也「應」另行核算並公告!這裡的「應」,乃是教育部的義務及責任所在!但幾年了,教育部的基本調幅公佈在那裡?去年軍公教調整待遇,教育部的核算又在那裡?公告又在那裡?

  教育部自定法律不執行,這叫執法怠惰!年年讓大學期待,年年又讓大學失望,這樣的失職,監察院難道不應即刻進行調查並糾正,以振官箴!

  上述辦法作為行政命令,以法界的觀點來看,等同實質法律。教育部執行該法律,乃在遂行行政機關的行政權,立法院何緣置喙?但每次調整,立法委員總以附帶決議方式,要求教育部不准調整學雜費!如果教育部未依法行政,立法院又要求凍漲,算不算失職的幫兇?算不算立法權侵奪行政權?

  其實,學雜費管制的另一個問題,厥為是否違憲的爭議。我國憲法第一六二條規定:「全國公私立之教育文化機關,依法律受國家監督。」這裡所謂的監督,如果解釋為辦學品質之監督比較合理,如果被擴大解釋為學雜費之管制,就有釋憲的必要。事實上,大學法第三十五條明定「大學向學生收取費用之項目、用途及數額,不得逾教育部之規定。」 「不得逾教育部之規定」,應該是立足在學雜費可以調整的思維上所制定,如果被解釋成不准調整,這是否有擴大解釋之嫌?

  另外,「專科以上學校學雜費收取辦法」,第五條所言依受教者負擔能力、物價指數年增率、可支配所得年增率、薪資年增率及其他相關指標制定基本調幅,比較像為國民教育思考所定之條款,但台灣的大學教育是國民教育?國立大學或許要承擔這樣的功能,但私立大學必須承擔這樣的責任嗎?這有無違背私立學校法鼓勵私人興學的理念?

  學雜費的爭議,可以不用走到曠日廢時的釋憲途徑!只要教育部依法行政、只要立法院不要侵奪行政權,學雜費調整可以回歸市場機制;讓社會大眾自主決定選擇低學費的學校;或是高學費,但辦學品質受到家長信任的私立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