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審慎高教整併 改革創新提升國家競爭力
2015-01-18

青年日報╱第2版╱重要新聞

   104年全國大專校院校長會議日前在屏東科技大學舉行,期間馬英九總統與百餘位校長進行了會談,針對少子化學生不足問題,強調大學整併已勢在必行;教育部也表示,將大幅降低大學生師比,並強力推動公私立大學整併等方案,俾讓我國高等育通過挑戰,順利轉型發展。

   21世紀是一個知識經濟時代,也是一個快速全球化時代。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新時代,唯有知識與創意,才能在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由於高等教育肩負培養富有創造力人才的主要功能任務,因此,近年來舉世各國無不重視高教精進創新,「高教整併」顯然是高教改革創新的重要一環。

   縱觀國際高教整併趨勢,實有其共同類似的背景。首先,各國高等教育都面臨「全球化」的衝擊,例如大學經營出現財政危機、網路教學興起、高教系統強弱分化日益明顯、高教傳統與市場實用間的衝突等。其次,舉凡受教人數擴張或減縮、政府資助緊縮、成本效益考量、市場需求等衝擊也形成重大壓力。再如高等教育分工、高教質量失控、學費日增、受教機會是否平均等所謂「大眾化」衝擊,也加重了高教的困境與爭議。在這種情形下,高教整併乃有馬總統所說「勢在必行」的必要性。

   臺灣高等教育有良好根基,專業人才培養的,為經濟奇蹟打下堅穩基礎。唯對照中央政府遷臺之初,臺灣高等教育僅有一所大學、3所學院及3所專科學校;到民國91年大專校院達148所,不論校數與在學人數都屆前所未見規模,以此觀之,我國高等教育必須調整改革已明顯至極。更何況,受到少子化的影響,105學年大專新生將僅剩25萬人;到112學年,總學生數更將比102學年銳減31萬餘人,高等教育學費收入將減少300億。教師人數在112學年也將剩不到4萬人,比102學年銳減一萬多人,衝擊之大,遠超乎一般想像。故而透過高教整併來加速高教改革,實已成為當務之急。

   為了推行高教整併,教育部於民國90年8月即已制訂「國立大學校院區域資源整合發展計畫」,鼓勵各國立大學藉由校際合作、策略聯盟及學校合併,完成「提升高等教育品質與辦學績效」等目標。從世界各國推動高教整併實際作為來看,教育部當時所訂的政策和規劃方案是相當正確的,但是,因為政策的導引與鼓勵尚待加強,相關法令的修訂和鬆綁也未到位;再加上私立大專校院未納入適用範圍,所以效果並不彰顯,導致各界呼籲政府加快腳步推動高教整併的呼聲,始終不絕於耳。

   檢視高教困境與前瞻未來發展之後,教育部目前已規劃完成「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方案」,將降低大專生師比到1比27,並積極推動公私立大學整併,推動人力媒合、創新輔導與教育品質3大平台,建立輔導退場機制等。在配套方面則將進行跨部會協調,鬆綁大學法、私校法等專法。教育部長吳思華在「校長會議」上特別說明,大學合作合併是「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方案之一,將透過「公公併」、「私私併」、「跨校聯盟」、「科系宏觀調整」或「校地彈性運用」等方式達成。

   依據學者專家意見,高教整併並不是件簡單的事,在推行高教整併之前,必須先對該國社會背景與需求有清楚認知,對高等教育的角色和定位掌握明確。然後才能思考高教整併到底是該進行單純式的合併?還是再造式的合併?或是只要財產資源轉移即可?甚至要進行共同資本和教育資源的聯合?這表示,高教整併要成功,不但事先準備工作要扎實,更要有一個強有力的主導單位,來推行周詳完善的整併計畫方案。就這一點而言,目前教育部所推出的高教整併規劃,已具備這些成功因素。若能依計畫按部就般推行,必將有令人稱許之成效。

   最後,我們要指出,一般而言,大學的功能主要有研究、教學與推廣。因此,今後在高教整併過程中,各整併大學應重視其大學系統功能,例如「研究型的大學」就可與教學或推廣型大學做出區隔。甚至可在本身整併系統內,區隔出研究、教學與推廣等各功能的組合。這樣一來,高教整併才不致淪為「為整併而整併」,且能達到追求高教精進發展的目標。同時,在這種「創造各校特色與唯一目標」的高教整併政策下,我國高教創新所帶動的國家競爭力上升,勢將為國家發展注入無窮活力。